无锡站   苏州站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会员登录

登录名
密码

观点视角

网站首页 > 经纪代理 > 观点视角
列国志·通往权力之路:朝鲜,帷幕背后的恩怨情仇
发布时间:2017-02-23 点击率:965

文 | 马也

转载请联系扑克作者君(ID:puoker)授权




一周之前的金正男事件,又一次将朝鲜这个神秘的国度推上了头条。


金正男一案中最新的消息是马来西亚外交部20日召见朝鲜驻马来西亚大使,称朝方对马方调查朝鲜籍男子死亡事的指责毫无根据。


朝鲜大使姜哲则发表声明回应称,朝方不信任马方的调查。姜哲公开指责马方在调查中“有所隐瞒”且故意拖延交还死者遗体。


20日晚上,马来西亚外交部长阿尼法阿曼发表声明,回应朝鲜驻马大使姜哲当天下午对媒体发表的讲话。强调马来西亚警方的调查是中立的,没有受到任何压力和威胁,完全按照马来西亚法律进行的。今后的调查也将遵循这个原则,与使馆和其他方面发布的信息无关。




马来西亚外长指朝鲜驻马大使,在金正男被刺杀事件上,指称马来政府与外国政府勾结的言论,已严重侮辱马来西亚。


而韩联社消息则称与金正男遇刺案相关的4名朝鲜籍嫌疑犯已乘坐飞机辗转三国,途经1.6万千米回到朝鲜平壤。




提到朝鲜的新闻,总是离不开核弹,导弹,以及各种权力周边人物的非正常死亡。这个半岛上一丁点大的国家,充分靠各种出人意料的行为一次又一次博得了全世界的眼球。


当年,我们付出数十万伤亡的代价,在那个最寒冷的冬天出兵朝鲜半岛,替朝鲜扛住了武装到牙齿的敌人的进攻,换来的,却是独立后的朝鲜一次次地清洗国内的亲中派,一次次地为了自己的利益孤注一掷,在整个东北亚范围内不断挑战中国的底线,一次次掠夺那些去朝鲜进行投资和开发的中国企业。


也许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当年那些怀着美好理想的先辈们,最可惜的遗憾,就是在抗美援朝战争后将数十万志愿军大军撤回中国。


如果今天朝鲜境内还驻扎有我们的数十万军队,我们在朝鲜问题上,就不会如此被动了。




尽管朝鲜号称是中国的盟友,但与同为中国盟友的巴基斯坦比起来,可能任何一个正常的人,都会对朝鲜这个所谓的“盟友”感到寒心。


朝鲜今天的统治,是建立在其第一代领导人金正日的各种“神话”光环之上,而这种建立在神话之上的政权,天然地排斥外部那些比神话更加强大的真相。


真相是什么?真相是朝鲜不过是二战结束之后美俄瓜分世界所造就的一个怪胎,它的成立,是远东的苏联军队为了在东北亚打下一个楔子,遏制美国的力量;而它能在美国强大的军事攻势下没有一溃千里,还能恢复国土到原先的38线附近,靠的则是中国在立国之初一穷二白的时候用血和肉替其将美国人赶回三八线。


但是对于朝鲜来说,这一切,都是伟大统帅,朝鲜民族的解放者,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大功臣,百战百胜的钢铁灵将,永远的人民主席金日成的功劳。


也许是长期的殖民历史,使得南北朝鲜的人,心态上都是一种极度不健全的状态,不断在自卑和自大之间摇摆。这种摇摆,对外表现出来的,就是极度的不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主导了朝鲜政权一次又一次激烈和血腥程度丝毫不亚于对外战争的内部斗争。甚至这次金正男的死亡,也可能不过是权力和路线斗争的一次延续……


   清洗:从延安派到莫斯科派


朝鲜停战以后,在中国和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的援助下,朝鲜经济重建的三年计划取得了重大成功,1955年工业基本建设投资约等于战前五年工业总投资的三倍,当年国营和合作社工业的总产值超过战前1949年水平的56%。


在此情况下,金日成提出了“主体思想”,树立个人权威,严厉指责莫斯科派的许哥而、朴昌玉、朴永彬和延安派的武亭、朴一禹。“从苏联回来的人主张学苏联的方法,从中国回来的人则主张学中国的方法。这种争吵是毫无意义的。”他说,“我们正在进行朝鲜的革命,而不是别的国家的革命。朝鲜革命,这就是我们党的思想工作的主体,必须使一切思想工作服从朝鲜革命的利益。”


朝鲜劳动党是在战前不久才由4个主要派别联合组成的,以金日成为首的游击队派虽然人数不多,但占据了主导地位;延安派成员则多为军事领导干部,在战争期间发挥了重要作用;来自苏联的朝鲜族人,即莫斯科派和南方派虽势力较小,但也有个别领袖人物在党内很有影响。


金日成由此开始的一系列清除异己的行动,导致中朝关系急剧恶化。


矛头首先指向掌握着军事实权的延安派干部。比较出名的是武亭,武亭本名金武亭,1905年生于朝鲜咸镜北道镜城郡,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全程走过长征的朝鲜人之一,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最早的创始人,也是朝鲜早期的第二号领导人,1950年12月,武亭因平壤失守被罢免,不久朴一禹、方虎山也相继被贬和被捕。




随后轮到莫斯科派干部。1951年11月,莫斯科派中最突出的人物许哥而因与金日成意见不合,被开除党籍,虽在苏联的干预下保留了副首相的职务,但最终还是被迫于1953年初自杀。


1953年8月,以李承烨为首的一大批南方派干部受到法庭审判,罪名是美国间谍、破坏南方革命力量和企图颠覆共和国。此案的矛头实际上是针对早在半年前就被捕的南方派首脑人物朴宪永的,两年后,最高法院以间谍罪判处朴宪永死刑。


经过一连串的内部争斗,朝鲜党内各派终于都归附金日成麾下,朝鲜停战后不久形成的新领导班子,不仅增加了游击队派的金一,还有延安派的金奉、金昌满,莫斯科派的朴昌玉、朴永彬,甚至南方派的朴正爱。然而,分歧和矛盾只是在高压下暂时消失,问题并没有得到真正解决。


苏联外交部观察到,朝鲜停战后,中朝关系有“不正常现象”。如“志愿军司令部坐落在离平壤几十公里的地方,居住条件很差,朝鲜领导同志也极少去那里”;在平壤的战争展览馆,12个战绩展厅中只留给中国志愿军战士一个,而在其余的所有展厅中,朝鲜人民军的作战行动被解释成与中国志愿军无关;“金日成打算逐步解除在中国待过的领导工作者在党和政府中的职务”等。


而中国政府在1952年召回驻朝大使后,直到1955年1月没有再派新大使。在朝鲜驻华使馆举行的招待会上,周恩来“几乎没有同朝鲜代表交谈过”。苏方据此得出的结论是,“中国同志对朝鲜人的行为很不满(尽管没有公开表达过),但他们对朝鲜人表现得很克制。”


这一切,显然都与金日成开展党内斗争,清除朝鲜劳动党内的亲中力量,有着千丝万缕的微妙关系。


   “莫斯科派”遭排挤


1956年苏共二十大以后,在赫鲁晓夫批判斯大林“个人崇拜”风潮的影响下,金日成清除党内反对力量,首先指向莫斯科派。


1956年4月23-28日,朝鲜劳动党召开了第三次代表大会,主要目的是进行人事调整,进一步消除反对派的势力和影响。


金日成的长篇报告,除了赞扬朝鲜的政治地位和经济成就外,就是反复批判朴宪永等南方派领导人以及其他“分裂党的宗派主义活动”。大会对中央委员会进行了大规模调整,以保证对金日成的忠诚和支持。在71名中央委员中,新选43人,上届保留下来的只有28人,在45名候补中央委员中,新选43人,保留的只有2人。


这次会议的人事调整主要是针对莫斯科派的,在代表大会之前一次审议候选人的中央会议上,金日成提出,有一些从苏联回来的干部已经接受了朝鲜国籍,又不愿放弃苏联国籍,为什么还要选他们当中央委员?对此,崔庸健愤怒地说道,既然他们脚踏两只船,就应该把他们踢出去。结果,这些人全部被排除在候选人之外。


在代表大会后召开的中央常务委员会会议上,金日成又针对莫斯科派干部经常光顾苏联使馆的情况,特别强调了保守机密和加强纪律的问题,并规定从即刻开始,与外国人的一切联系必须通过外交部和外贸部进行。


这一时期,金日成党内斗争的矛头主要指向莫斯科派,因此对延安派显得十分宽容。


   “延安派”被出卖


朝鲜劳动党三大以后,金日成为寻求新一轮外援而出访苏联和东欧各国。6月1日金日成离开平壤后,朝鲜党内对金日成不满的干部,包括金奉、崔昌益、朴昌玉、朴义、徐辉、尹公钦、金承化等人,开始四处活动,希望在8月即将召开的中央全会上揭露和批评金日成的错误。


徐辉、尹公钦等延安派干部则私下串联,组织倒金力量,甚至取得了崔庸健和金奉的支持。


但是8月初金日成回国,崔庸健立即出卖了延安派干部,向金日成全面报告了国内的危急情况。金日成立即采取了应对措施。一方面,金日成、南日、朴正爱等人频繁与苏联使馆接触,一再表示完全接受莫斯科的批评,同时指责反对派人物已经形成了“反党集团”,他们的宗派和分裂活动将破坏党的威信和地位,造成危险局面。


经过一番努力,金日成取得了主动权。8月28日,常委会议通过了金日成将在中央全会上做的报告草案。在报告结尾处,金日成提出党内“存在着派别和宗派活动残余”,号召全党加强警惕并与之斗争。


   八月危机:“延安派”出逃中国


8月30-31日,朝鲜劳动党召开了中央全会。金日成按照预定程序首先做了常委会一致通过的报告,随后的两个发言均是表示同意的赞美之词。第三个发言的是延安派干部、贸易相尹公钦,他以“愤怒的揭发式语调”批评党内存在的错误倾向。尹的发言被多次打断,并淹没在一片反对声中,崔庸健甚至站起来大骂,会场一度陷入混乱。崔昌益起身想发言,为尹公钦辩护,但没有得到讲话机会。


面对如此局面,休会的时候,内阁副首相尹公钦、职业总同盟(总工会)主席徐辉、文化部副相金刚、建材局长李弼奎等人商议后,感觉形势不对,便悄悄离开会场,潜往中国。


9月3日,朝鲜政府正式向中国外交部通报,有4名朝鲜公民在安东地区越过朝鲜边境并被中国边防军截获,请求中国政府将上述人等遣返回国。乔晓光大使代表中国政府当场答复:这些人并非普通越境者,强制性将其遣返是不可能的。乔将这一情况向伊万诺夫作了通报,并询问苏联的看法。显然,中国政府此前已经确定了自己的立场,而莫斯科此时的态度就更加谨慎了。


9月18日晚,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等人与苏共代表团商谈处理朝鲜问题。毛泽东则对朝鲜许多同志无辜被捕、开除、撤职的做法极为不满,并直接指出,金日成还是搞斯大林那一套,一句反对的话都听不得,谁反对就杀谁。而且,对于朝鲜劳动党的做法,中国方面过去就有意见,例如朝鲜战争,开始就提醒过金日成不应该打,后来又警告他敌人可能从后方登陆。彭德怀和李克农甚至质问:朝鲜战争到底是谁发动的?是美帝国主义发动的还是你们发动的?




会谈中,中共领导人对朝鲜劳动党的批评非常严厉,指责他们在干部问题上敌我不分,犯了“路线错误”,“党内充满恐怖情绪”。毛最后说,我们可以叫跑到中国来的同志回去,但回去后一定要恢复他们的党籍和职务,把问题拿到党的会议上冷静地加以解决。显然,中共的态度比苏共更加强硬和明确。不过,除了要求金日成纠正错误外,中共并没有进一步的企图。


在中苏代表团离开平壤以后,金日成不仅没有执行与米高扬、彭德怀达成的协议—在媒体公布九月全会决议(只在党内传达并在报纸上发了一个简短消息),反而继续对有不同意见的干部进行迫害,以至又有一些人逃到了中国。此外,关于释放朴一禹的协议迟迟没有结果,答应恢复尹公钦等人家属粮食供应的诺言也一直没有履行。尽管中国一再表示对于是否执行这些协议的结果非常关心,但朝鲜方面一直虚与委蛇,拖延不办,将中朝关系拖入冰点。


但是冰点背后,同样是一个事实,那就是,通过对莫斯科派和延安派的打压,整个朝鲜终于实现了绝对权力掌握在金日成的手中,从而为接下来的金正日时代作出了铺垫。


   二代继承者金正日上位之争


在清洗掉受中国和苏联影响较深的一批老革命之后,朝鲜权力斗争的焦点,从外部转向了朝鲜自己内部。




金日成的子女众多,但基本分为两大支派:第一支为金日成(官方承认的)第一任妻子金正淑的子女们,长子金正日,次子金万一,长女金敬姬;而另一支为金日成第二任妻子金圣爱所生,有四子金平一,五子金英一,六子金清一,次女金庆真,三女金京一等。金日成的三子金成一,是他与当时身为秘书的文成子生下的私生子。


而到了1970年代初期,进入金日成的统治核心的子女,只有金正日、金平一、金英一三人。金成一因为私生子身份,并未获得继承权力的机会,而是在人民军总参谋部中给他找了个位置。但这样的局面,明显对金正日不利:金平一和金英一是同母所生,而且年龄相仿,比他这个当大哥的都要小上十几岁。与此同时,因为金平一的长相与金日成非常相似,所以这一时期金日成明显开始更加信任金平一:父亲准备将军队和政治大权交由金平一、金英一兄弟的这一决策,自然深深刺伤了金正日,当时金平一仅仅16岁,而金英一才14岁。


1971年,金正男出生。作为长房长孙出生的他,更多的是给了父亲金正日一张“亲情牌”。金正日一方面将金正男送到了金日成的身边,培养他们的祖孙感情,另一方面开始极力拉拢朝鲜国内各派,在家庭和政治两方面抓紧了对巩固接班人地位的努力。


当然,金正日的这些努力也没有白费。1972年10月,金正日当选中央委员;1974年2月13日,金正日当选中央政治局委员;1975年2月14日,金正日被正式推举为“伟大领袖接班人”。




而在他紧锣密鼓布局自己的政治帝国的时候,金平一和金英一也失去了最好的上位机会:金平一在1973年被送入金日成大学就读,而不是按照金家惯例进入军队深造;金英一也在之后被频繁送往国外“留学”,然而实际上是相当于流放。


金正男在这一时期的行踪,目前为止还是个谜。有很多传言说他在70年代中后期被送到瑞士上学,当然,这样一来也就让他可以远离朝鲜的政局,从客观上避免了将他暴露于政治斗争之中。80年初,金正男被送往莫斯科,接受了中学教育。1988年,17岁的金正男回到朝鲜,担任“朝鲜人民共和国计算机委员会委员长”。尽管现在看起来,信息产业的发展带来了无数的机会,但在当时,金正日没有将金正男送入军队或是从政,这基本上已经代表着金正男逐渐淡出了金正日的视线。


与之相对的是,随着金正男的生母成蕙琳与金正日关系的恶化,80年代初,成蕙琳被送往莫斯科“休养”。出生于日本大阪的朝鲜侨民高英姬开始受到金正日的宠爱,并且在1981年和1984年,为他生下了金正哲和金正恩兄弟。


1994年,金日成逝世,金正日正式继位。在金正日上台之后,首先将父亲提出的“金日成主义”改为了“主体思想”,将原本作为个人崇拜对象的金日成,替换成为了“总书记”这一职位。自此之后,作为朝鲜劳动党的第一代和第二代总书记,金正日便可以与父亲平起平坐,同样接受朝鲜人民的崇拜和爱戴。同时,金正日也对金日成所留下的旧势力进行了清洗:1990年中期,随着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易帜和苏联的解体,朝鲜的对外贸易和来自社会主义阵营的援助都大幅减少,随即朝鲜出现了大规模的饥荒。因为缺乏粮食供应,各地都出现了饿死人的情况。


为了安抚民意,同时清理官僚队伍,金正日在1996年提出了“苦难的行军”的口号:他用1938年金日成和东北抗联在艰苦环境下坚持游击的例子,来鼓励全国人民用乐观的无产阶级大无畏精神,面对饥饿的挑战不要退缩,该死就死。与此同时,他秘密授意自己的妹夫张成泽在社会安全部里成立了“深化组”,旨在“深化了解人民的思想动态”。在这个秘密调查组织下,朝鲜全国有2万5000人遭到逮捕,其中60%以上被送进了集中营,其余的均被枪毙。


深化组所肃清的对象,一类是金日成时期负责经济、农业、工业等行业建设的老干部,另一类则是抗美援朝战争之后,从中国东北返回朝鲜的本国居民--这些居民普遍在中国国内有亲属之类的联系,并且在经济活动上较为活跃。在给他们分别挂上「美帝走狗」「革命的叛徒」「民族的败类」等头衔之后,金正日名正言顺地对他们进行了清洗,同时也顺水推舟地把大饥荒的发生原因,扣到了这些「破坏祖国经济」的清洗对象的头上。


而此时的金正男,作为北朝鲜“计算机委员会委员长”,自1995年开始秘密来到了中国,常驻于北京,并且频繁往来于北京上海两地,也接触到了非常多的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发展变化。而他所提出的“希望朝鲜能够更加开放”等构想,其实只是他手中不多的,用来吸引朝鲜国内支持的政治筹码之一。


2001年5月1日,金正男携家属,用伪造的多米尼加共和国护照入境日本,在成田机场被扣留。当时他的护照上使用的名字是中文“PangXiong”(胖熊?)。5月3日,金正男被正式收押;5月4日,他被送上了前往中国北京的飞机。


根据日方后来的调查,早在1996年起,金正男便频繁使用伪造护照前往日本,除了所传甚广的“去迪斯尼乐园玩”之外,他在日本所接触的人,大部分从属于“在日本朝鲜人总联合会”:这是一个半民半官的北朝鲜组织,协助北朝鲜政府对日本和韩国展开外交,并且参与北朝鲜对周边各国的谍报工作,同时也是日本政府用来平衡与南北朝鲜关系的一个重要棋子。日韩关系恶化的一个重要因素,便是日本并未对这个北朝鲜人联合会进行查封。




与他“根红苗正”的兄弟金正哲、金正恩不同,金正男因为自幼便长期旅居海外,尤其是目睹了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的进步发展,因此思想上自然会较为西化,这也成为了他与金氏家族格格不入的原因之一。


2002年初,小布什宣布北朝鲜、伊朗、伊拉克为“支持恐怖主义的邪恶轴心”;同年9月,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与北朝鲜开始正式交涉返还“被北朝鲜秘密绑架的13名日本公民”。在国际社会的外交压力下,金正日对绑架日本人质的行为进行了承认,并且道歉,两国发布《日朝平壤宣言》。在这期间,北朝鲜先后与意大利、加拿大、英国等国建立了外交关系。这些行为被看作是金正日逐渐采取开放政策的信号。然而,北朝鲜与中国的关系,却在这一时期开始慢慢降温。


原本将据点设在北京的金正男,因为两国外交关系的降温,不得不开始准备将活动中心从北京上海移出。2002年左右,金正男开始往来于欧洲、中国澳门等地。而这一时期里,父亲金正日的健康状况开始逐渐出现问题,他开始正式着手准备接班人的人选问题。


   三代金正恩夺权之路


在金正日死后,历史将接力棒传到了金正男、金正哲、金正恩三兄弟手中。


金正日的接班人问题,其实朝鲜劳动党的党内大员们早已开始动手。先前提到的金正日的妹夫张成泽,首先便参考了金正日上台的路线,主动站队金正男,希望能够通过扶植金正男来保住自己处于权力中心的位置。2001-2003年期间,随着张成泽在“深化组”行动中忠心耿耿的表现,他在金正日的核心中的话语权逐渐升高,而这一时期北朝鲜的开放政策,在背后自然也有张成泽的支持:通过让北朝鲜的外交姿态逐渐开放,开放派的金正男的继任地位也就可以得到确认。


然而,金正男的第一个敌人:金正哲,在此时也开始了动作。1998年,在瑞士读高中的金正哲,在毕业之前突然火速回国,并且被送入军队,这很有可能与金正哲和金正恩的生母高英姬在这段时间被确诊患上癌症有关。为了在自己死前将两个儿子的地位巩固,高英姬不得不将自己的大儿子金正哲紧急召回国,并且为他谋得了党内第二号人物,掌控着朝鲜人民军、朝鲜劳动党的人事大权,并且指挥着朝鲜国家安全部,时任党组织领导部部长的李济刚的支持。


2003年,李济刚开始公开支持金正哲的活动;2004年8月,高英姬因癌症在巴黎去世。


2003年10月之后,随着李济刚与张成泽在后继人选上的对立,张成泽逐渐失势。


2005年10月和2006年9月,在权力斗争中处于劣势的张成泽,所乘坐的轿车先后两次遭到失控卡车的撞击,张成泽都侥幸逃过一劫。而这一时期,随着金正日健康状况的恶化,李济刚开始以“劳动党内的总督”自居。2007年,为了牵制李济刚,在金正日的一手操纵之下,张成泽奇迹般地回到了权力中心,并且直接担任劳动党行政部部长,管辖国家安全部、人民保安部、中央检察院、中央法院。这样一来,与控制了党内人事大权的李济刚向抗衡,张成泽手中握有了国家安全、警察、执法和审判的大权。




这一时期的金正男,事实上处于一种非常危险的境地中:由于长期旅居国外,所以在朝鲜政府内部,金正男缺乏真正的利益共同者,也就是说他没有真正坚定的支持者。张成泽对他的支持,推动政府的开放外交,其实更多地出自于保持自己地位的考虑,用接近金正男来揣测金正日的意图,而并非真正赞同采取开放政策;而金正哲和金正恩兄弟在国内有着深厚的军方支持背景,李济刚的权力又如日中天,所以金正男在这场权力争夺中并无手牌可打。随着中国政府与朝鲜政府之间关系的一些微妙变化,金正男不得不为自己寻找更加低调的落脚点。2006年下半年到2007年1月,金正男将活动据点挪到了中国澳门。


香港和日本媒体曾经报道过金正男出入赌场,购买奢侈品等等,这表面看起来是他荒淫无度的表现,但如果想想金正男的活动资金来源的话,也许我们能有另外一种解读。


之前说过,金正男与在日本的朝鲜人总联合会有着非常亲密的关系,而隐藏在这一层关系水面之下的,是朝鲜人总联合会的资金流。在日本的大部分朋友可能都听说过,日本全国最大的类赌博行业:小钢珠,保守估计有一半以上都掌握在北朝鲜人和韩国人手里(根据韩国中央日报调查,甚至达到了90%以上),每年通过各种渠道,向北朝鲜输送的资金达到了800亿日元以上。


如此庞大的资金,必然需要通过洗钱的方式才能成为北朝鲜政府合法的收益。因此金正男在海外的行动,除了吃喝玩乐以外,很可能也同时扮演了黑钱掮客的角色。为了这一身份,他那些看起来不符合常理的行为,将自己塑造成为一个不学无术,40多岁还要去迪斯尼乐园玩,只会买名牌包包等等的官三代,很可能不过是为了他真实身份和意图所进行的伪装。


是的,他一无军队支持,二无亲兄弟的帮衬,三无国内群众基础。他所能做的,或者说他赖以生存的唯一一条路,是控制资金,将北朝鲜的海外资产拿在手中。这样一来,对于一个国内物资生产疲惫,居民生活水平低下,同时供养着数量庞大的军队的国家来说,无异于被卡住了喉咙。


2007年6月,金正男被金正日召回国内,并且随后给予了他劳动党组织指导部副部长的职务。而组织指导部的部长,就是金正男和张成泽的对手,李济刚。这样的安排,无异于在李济刚的眼睛里钉进了一根刺。自此之后,在李济刚与张成泽的对抗中,李济刚和金正哲的势力逐渐衰弱。


2008年8月,金正日突发中风,随后半身不遂的症状也未得到完全恢复。接替高英姬成为朝鲜第一夫人的金正日前秘书金玉,在此时公开支持金正哲成为接班人。


2009年年初,在国内局势进一步不明朗化的环境下,金正男开始长期滞留澳门。西方媒体对此的报道是“金正男流亡澳门”,而同时也有未经证实的传闻说,金正日担心金正男在国内遭到正哲、正恩一派的暗杀,而与中国政府达成协议,让金正男在中国境内得到保护。无论如何,金正男在此时被迫出国,也反映出接班人竞争背后的代理方,张成泽和李济刚的斗争开始进入白热化。


与此同时,金正恩也正式作为接班人候补人选,开始频繁出现在朝鲜的各种官方活动之中。毕业于金日成军事大学的他,与其兄长金正哲相同,获得了大量的军队内部支持。随着李济刚一派的逐渐失势,原本在军方支持金正哲的势力,也自然而然将筹码放在了次佳候补人选金正恩的身上。


2009年6月2日,随着朝鲜军方的核试验成功之后,金正恩也获得了军方的承认,成为了军方支持的正式接班人候补。与此同时,金正哲出走国外,李济刚派呈现了树倒猢狲散的局面。


2010年6月2日,李济刚所乘坐的轿车发生了交通事故,李济刚本人当场死亡。5天后,张成泽当选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正式成为了朝鲜的第二号人物。同年,李济刚的副手,组织指导部军事第一副部长李永哲突发心肌梗塞死亡;几个月后,行政第一副部长朴正淳因肺癌突然去世。自此,李济刚和金正哲一派彻底失势。


如果从2010年开始,历史便沿着那条我们似乎看清了的轨道前行的话,那么此刻金正男应该正在平壤执掌党政军大权,而不是静静地躺在太平间的冷柜里。


结束了金正男政治生涯的人,不是金正恩,而恰恰是之前支持他的张成泽。


在李济刚派灰飞烟灭之后,金正日也形容枯槁,时日无多;张成泽只需将金正男牢牢把在手中,便实现了党、政、军、财大满贯的局势。换句话说,张成泽急需政治立脚点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随着他政敌的倒台,留下的权力真空只有他一人可以填充。而金正男是他通往权力顶峰前,需要拿到的最后一颗龙珠。之后的事情,张成泽究竟是支持金正男,还是支持金正恩,或是干脆自己上位,都只由他自己决定。


而此时出现在张成泽面前的对手,名叫吴克烈。




吴克烈,出生于中国吉林,与金正日是亦师亦友的关系:他比金正日大10岁,被金正日认作长兄;金正日在爬上权力顶峰的路上,吴克烈扮演的是首席军师的角色。1979年,随着金正日作为第二代接班人的正式确立,吴克烈出任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长,并且担任政治局委员。1988年,晚年的金日成明显觉察到了吴克烈的咄咄逼人,为了制衡权力,金日成将吴克烈直接拉下来,免去一切职务。第二年的1989年,金正日设立了「劳动党作战部」,并把吴克烈请回来当了部长。


“劳动党作战部”的工作,其实并不是真正的战争,而是通过地下渠道为北朝鲜筹集资金:所有传说中关于北朝鲜印制美元和人民币伪钞、秘密走私军火、贩卖毒品的业务,事实上都是通过劳动党作战部所完成的。而就任党作战部部长的吴克烈,也就成为了掌控北朝鲜海外资金来源的影子巨头。


写到这里,大家不难发现,金正男与吴克烈,在海外资金来源上有着奇妙的联系点。而此时吴克烈在张成泽面前的出现,也就意味着金正男不会选择与张成泽继续合作的意图:连横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一内一外掌握着金融命脉外汇资金的金正男与吴克烈,要用同时用手中最大也是最后的筹码,来跟张成泽进行一场赌博。


2010年6月底,就在张成泽确立了自己党内二号人物的地位之后不足一个月,张成泽提出将党内结构进行调整,将党作战部统合到党行政部下。这一提案的意图明显是张成泽企图掌握财政收入的一大动作:一旦这一统合实现,那么金正男在海外的一切活动也都将被置于张成泽的党行政部的管辖之内,但这样一来,吴克烈这名当朝元老,也将不得不听从张成泽的领导。对于这样僭越的行为,吴克烈自然不会束手待毙。


先下手为强,吴克烈在2010年6月底开始投向了金正恩的阵营,成为了他背后的支持者之一,而这也是吴克烈在斗争中最为高明的一步棋:自己首先表明了对金正恩的支持,这样便可以让金正恩派安心地获得资金支持,同时逼迫张成泽不得不在此时选择站队:如果选择金正男,那么他就会面临与军队派全面对立的威胁;如果选择支持金正恩,那么他的外汇管理统合计划就不得不放弃。但无论如何,这样一步棋之后,张成泽想自己上位的可能性便消失了。


权衡利弊之后,2010年9月,张成泽选择了较为稳妥的做法:他也表明了支持金正恩作为接班人。这样一来,金正男的优势一瞬间便消失殆尽:原本就没有什么国内根基的他,最终也丧失了张成泽的公开支持。作为自己手中的筹码的外汇资金渠道,也被吴克烈拿去作为投诚金正恩派的见面礼……简单来说,金正男在此时失去了一切政治筹码。


2011年12月17日,金正日去世。金正恩继位体系正式开始执行。


2011年12月30日,金正恩正式就任朝鲜人民军总司令官,开始了他继任最高权力的日子。


在这之后:


吴克烈:2012年4月当选政治局候补委员,2013年张成泽被处决后成为了人民军的实际领导者。2016年5月,落选政治局候补委员;2016年6月,在国务委员会改选中落选。目前已经逐渐被移出权力中心。


张成泽:2013年12月13日被处决,罪名是政治的野心家、阴谋家,万古的逆贼,公开反对金正恩元帅的唯一领导,阴谋颠覆共和国。“挑战金元帅的权威的反动分子,将全部被置于历史庄严的审判台前,以党和革命,祖国和人民的名义给予他们无情的惩罚”。


而张成泽的落马,使得朝鲜与中国之间,失去了“信任轴心”。


   中国商人朝鲜血泪史


中国与朝鲜的贸易,缘起于这些年中国发展过程中对于初级原材料产品的巨大“胃口”。


而在朝鲜地区至今为止共确认了360多种天然矿物,其中仅有经济性的有用矿物就达200多种。特别是菱镁矿的埋藏量在全世界处于第一位,在前十位的矿物还有钨,钼,石墨,重晶石,萤石等7种。




目前占朝鲜矿业比重较大的部门主要是煤炭,铁矿石,铅锌以及石灰石,菱镁矿等生产部门。铁矿石以茂山铁矿为首的20多个矿山进行生产。其中茂山铁矿埋藏量约10亿吨,是年生产能力达800多万吨的朝鲜最大的铁矿山,也是世界性的露天矿山。


朝鲜煤炭的探明储量为147.4亿吨,其中无烟煤储量117.4亿吨,褐煤储量30亿吨。大体分为无烟煤和烟煤,无烟煤产地主要在平安南北道,烟煤主要分布在咸境南北道。根据区域划分,朝鲜有四大煤田,分别是平安南道北部、平安南道南部、咸境北道北部和咸境南道南部。


据推算,朝鲜国土的80%都分布着矿物资源,潜在价值为2287万亿韩元。其中处于第一位的菱镁矿的埋藏量达30亿至40亿吨;铁矿石的总储藏量高达2600万吨,价值达74万亿韩元,可以立即开采的铀达400万吨。


整个朝鲜的矿产资源相当于韩国的24倍。韩国每年消费11.5万亿韩元的矿物资源,而自给率仅为10%,每年消费2.3万亿韩元的铁矿石的国内自给率仅为0.4%。


在丰富的自然资源下,张成泽以中国对自己的信任为基础吸引大规模投资,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中国一位企业家说:“在经济合作和投资方面,最重要的是相互信任。像朝鲜这种很难相信系统的体制,如果再失去值得信任的人物(张成泽),谁还会相信朝鲜并进行投资?”可惜一言成谶。


张成泽被处决,中国的企业家们也失去了可信赖的桥梁。


随着金正恩的上台,在朝鲜的多个中国项目也纷纷搁浅。数年前的万向集团,西洋集团以及五矿都是典型的例子。


创办于1969年的万向集团是中国著名的制造企业,但鲜有人知道的是,素有“农民企业家”之称的鲁冠球,正在积极拓展海外业务,其中就包括在朝鲜投资。


2006年万向集团获得朝鲜惠山青年铜矿51%的股权,惠山青年铜矿距离中朝边境线仅10余公里。据勘探报告表明,惠山青年铜矿是朝鲜目前已探明的最大的铜矿,现探明矿石平均品位1.3%的地质矿量3310万吨,储量位居亚洲第一。


早在2004年,鲁冠球就开始运作惠山青年铜矿,先是考察、评估,并又通过两国高层沟通交流,最后达成双方合作协议。中矿的中资合营方乃万向旗下全资子公司中矿国际投资有限公司,按照协议,中矿国际投资有限公司拥有该合资公司51%股权,其与朝方企业的合营期限为15年。


2007年11月,万向与朝鲜采掘工业省直属的惠山青年铜矿共同组建合资企业—惠中矿业合营公司(以下简称“中矿”)。2011年,中矿建成投产。


中矿成立之初,开局似乎不错,但它其后的发展步伐并不算顺畅。中矿还在建设之中、尚未投产时,中矿中方人员突然被迫撤回中国。原因在于双方对于投资方向发生了分歧。从2007年中矿成立,一直到2009年,万向对中矿的要求是建设,而并非是投产,所以,资金也基本是用于矿山的建设。朝方希望万向投资进来的所有资金,必须花在“生产”上,但中矿中方领导认为,钱用于在两国间运送物资的车子、给员工收拾一下宿舍,也是对生产的投资。双方就此产生小分歧。


于是到了2009年,朝方突然宣布,中矿的中方员工,必须在规定时间,离开惠山,且不能携带任何已经进入矿山的机械设备,中方人员被撤回中国时长达四个月,后来时任总理温家宝访朝时,还特意就万向投资项目情况作了专门了解,后经两国政府协调,合资双方才又走到一起。


同样可以殷鉴的是,曾经的辽宁首富辽宁西洋集团董事长周福仁也曾拿出2.4亿元投资朝鲜黄海南道瓮津铁矿。


西洋集团在朝鲜的投资始于2007年,与朝鲜岭峰联合会社合资设立朝鲜洋峰合营会社,合作生产铁精粉,中方以选矿技术、生产管理技术、无形资产和资金出资,朝方则以翁津地区铁矿资源和建厂土地出资。


2011年4月,年产50万吨铁精粉的选矿厂建成,朝鲜工人掌握铁精粉生产技术后,共生产出3万多吨铁精粉。当年9月,朝方提出16条“国家规定”,称这些铁精粉不能销售,后又单方面卖掉,却未向中方支付“转让金”。


   朝鲜,未来将走向何处


可能,朝鲜的最大地缘问题,就在于“离天堂太远,离中国太近”。


金正恩领导下的朝鲜,明显已经在过分追求自身利益的路上走得太远。就朝鲜自身的体量,不可能在不依赖大国的前提下靠自身去跟全世界和解。


值得中国警惕的是,敌友的状态在这种局面下是很可能发生转变的。在一个国家面临重大选择关头,敌人有可能变成朋友,过去的朋友也有可能变成新的敌人。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19日报道,朝鲜安排朝鲜高级官员访问美国的准备工作正在进行之中,不过即使成行,与朝方接触的也只会是前美国官员。


本次计划访美的朝方代表可能是朝鲜外务省美国局副局长崔善姬。美国人崔善姬非常熟悉,因为她曾担任过朝核问题六方会谈的代表。去年叛逃的前朝鲜外交官太勇浩称,崔善姬拥有直接向金正恩汇报的渠道。


《华盛顿邮报》称,对话可能在未来数周内于纽约进行,朝鲜方面已经表现出兴趣,但他们的签证尚未得到美国国务院批准。


自从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朝鲜一贯猛烈的对美措辞就出现了显著的变化。


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朝鲜经常把其对朝政策称为“侵略性的、极度邪恶”的“战略扼杀”。但在今年2月12日发射导弹的官方声明中,朝鲜并没有借机对美国发出威胁。


另据韩联社报道,朝鲜官方媒体《劳动新闻》今天首次向特朗普直接喊话,呼吁其改变对朝政策。


《劳动新闻》在特朗普上任一个月之际,发表题为《这个世界上无人能阻挡我们胜利前进》的署名评论。评论称,新组建的美国政府不要忘记制裁和军事威胁对朝鲜是行不通的。


评论指出,奥巴马政府曾经怀着在任期内使朝鲜发生变化和崩溃的想法,但最终却以失败告终,遭到人们的指责和嘲笑。特朗普政府要铭记,如果重蹈奥巴马的覆辙,美国最终只会走向灭亡。该评论要求美国政府不能沿袭已经破产的对朝敌对政策,应该作出转变对朝政策的决定。




试射导弹和金正男事件,可能只是东北亚地缘动荡的一个开端。


我们将持续关注东北亚和朝鲜的局势,朝鲜局势的变化,对中国东北的整个地缘态势有着重要的影响。如果你有关于对朝鲜的看法或者曾经观察过朝鲜,欢迎在底部评论留言或者直接联系我们。


参考资料:


沈志华:《金正日走上权力顶峰》

李淼:《为什么金正男必须死》

东方早报:《朝鲜矿产投资诱惑:神秘和风险背后》

南方周末:《朝鲜地下藏6万亿美元宝藏 中国投资客结伴淘金》

观察者网:《美媒:朝鲜可能数周内派官员赴美国进行非官方访问》

友情链接

首 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委托服务 | 合作加盟 | 版权说明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20 无锡市新望房地产咨询服务有限(www.wuxic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意见和建议请mailto:wuxicfcom@163.com
苏B2-20110016 工信部备案号:苏ICP备18030402号 技术运营:古德商务 客服QQ: 有事点这里 有事点这里
免责声明:本网所展示的信息来自互联网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本公司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网络警察